手機站廣告聯系

工傷賠償標準網

塵肺病患者的辛酸不同的經歷 相同的苦果

來源:工傷賠償標準網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6-10-06
摘要:摘要: 筆者是義煤集團總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接觸過大量的職業病患者,將他們的故事記錄下來,希望更多的人不再步他們的后塵。 筆者是河南義馬煤業集團總醫院(簡稱義煤集團總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由于工作的關系,筆者每天都要接觸大量的職業

   摘要: 筆者是義煤集團總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接觸過大量的職業病患者,將他們的故事記錄下來,希望更多的人不再步他們的后塵。

   筆者是河南義馬煤業集團總醫院(簡稱義煤集團總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由于工作的關系,筆者每天都要接觸大量的職業病患者。在為他們做好服務的同時,筆者更愿意聽他們說一說自己的故事。這些故事無疑都很辛酸,但筆者將這些故事記錄下來,就是希望更多的人看了他們的故事以后,不再步他們的后塵。這是筆者的心愿,也是這些善良的職業病患者的心愿。

   故事一 zybkg.jpg
   河南農民張寶才(化名)父子三人:每月除一筆不菲的收入外,還"收獲"一身白乎乎的粉塵。

   今年61歲的張寶才是河南省澠池縣洪陽鄉農民。2003年,看到洪陽鄉附近因修建高速公路需要大量石料時,頗有眼光的張寶才就和兒子張建、張偉湊錢在牛蛋山下辦了一個石料場。

   說是石料場,其實就是圍一個院子,買一臺破碎機和一個電磨,雇幾個農民工,把從山上采下來的石頭磨碎,然后裝車運往外地。起步伊始,張寶才和兩個兒子整天守在石料場。有時工人們忙不過來,張家父子也上前搭把手,和工人們一起干。

   結果,第一個月下來,除去工人工資和各種費用,這個小小的石料場凈賺了1萬多元。1萬多元,對當地農村家庭來說,確實是一筆不小的收入。照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就可以給兩個兒子一人蓋一座房子,張寶才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此后,張家石料場的破碎機叫得更歡了。而張家父子每月除一筆不菲的收入外,每天都會"收獲"一身白乎乎的粉塵……

   2008年3月的一天,身體一向硬朗的張寶才突然感到身體不適,他覺得有點胸悶,渾身乏力,還總想咳嗽。不過他沒有太在意,以為自己感冒了,就自己到藥店買了些藥吃。結果折騰了一個月,"感冒"似乎沒有好的跡象,并且越來越重,最后發展到一上樓就喘的地步。無奈,張寶才到澠池縣醫院檢查,結果被告知患了塵肺病。后來,聽說義煤集團總醫院能治療塵肺病,張寶才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來到這里。醫生為張寶才做了詳細的檢查,發現他的肺部已出現結節(粉塵聚集形成的像石塊一樣的物體)。2008年5月,義煤集團總醫院給張寶才進行了大容量雙肺灌洗手術,術后其癥狀有所緩解。

   正當張建、張偉為父親生病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2008年底,張建、張偉也相繼感到身體不適。他們感到胸悶,同時伴有咳嗽等癥狀。吃了一些藥不見好,兄弟倆趕緊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顯示,他們都患上了塵肺病。聽到這消息,還在醫院治療的張寶才哭了,他恨自己一心想著掙錢,結果不僅害了自己,還害了兒子。

   故事二

   四川農民楊春林:為了報答老板對他的厚愛,也為了對得起自己那份工資,和礦工們奮斗在粉塵彌漫的采礦面。

   今年40歲的楊春林來自四川省巴中市。1992年11月,楊春林在親友的介紹下從老家來到位于陜西潼關的一個個體金礦打工。楊春林的這位親友是個小包工頭。在來到金礦的最初幾年里,楊春林沒有進礦洞采礦,而是在礦洞外背礦石。

   那幾年,因為有親友的關照,楊春林雖說辛苦,但收入也不低。后來,親友承包的礦洞越來越不景氣。2002年,楊春林換了一個金礦打工,開始進洞背礦石。楊春林說,礦洞內空間很小,又沒有通風口,里面粉塵很大,干活時有時一米以內的兩個人都互相看不見,下班后走出礦洞,嘴、鼻子、耳朵里都是灰,吐痰都會吐出泥塊。

   2004年7月,經老鄉介紹,楊春林到另一個金礦當了一名安全員。這個金礦的老板也是楊春林的老鄉,因此對楊春林很不錯。為了不辜負老板的厚愛,也為了對得起自己的那份工資,楊春林每班都"盯"在現場,生怕出事故。

   楊春林說,他覺得自己得塵肺病與當安全員的經歷有關。為了防止出事故,楊春林每班都和礦工們一道工作在粉塵彌漫的采礦面。礦工們打鉆,他給看護頂板;放過炮,他先去查看通風好不好,生怕煙塵熏倒人。楊春林說,"礦上"從沒有給他和其他礦工發過任何勞動防護用品,他吃虧就吃在這上面。

   去年年初以來,楊春林開始感到呼吸困難,全身乏力。感到情況不好的他趕緊到醫院檢查,醫生說他已是塵肺II期患者。

   查出塵肺病之后,楊春林本想著新農村合作醫療能為他報銷一部分醫療費,但到市里一問,農村合作醫療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塵肺病屬于職業病范圍,不在新農村合作醫療保險范圍內,讓他找曾經工作過的企業索賠。楊春林說,索賠?去哪兒索賠?這些年,他先后在八九個金礦干過,找誰索賠?當初到礦上干活的時候,只想著有工作就行了,哪里會想那么多。

   4月23日,在義煤集團總醫院塵肺病科病房,剛洗過肺的楊春林告訴筆者,他本想出來打工掙些錢,結果錢沒掙到,還把身體弄壞了。想到今后的日子,楊春林一臉茫然。

   故事三

   湖北農民張衍進:明知自己患了塵肺病也不敢去醫院檢查,寧愿自欺欺人地相信自己沒事。

   41歲的張衍進是湖北省鄖西縣湖北口鄉西川村農民。1993年,他經鄉親介紹到河南省靈寶市豫靈鎮的一家個體金礦打工。剛開始,張衍進在井口從事裝車、背礦石等工作。雖然辛苦,但掙錢不多。張衍進的妻子小愛(化名)在礦上為礦工們做飯,每月也有幾百元的收入。

   1995年,隨著女兒的降生,小愛暫時失去了工作。而由于添丁進口,這個小家需要花錢的地方越來越多,小兩口感到日子捉襟見肘。于是,張衍進向妻子提出要進礦坑采礦,這樣收入比較高。

   張衍進告訴筆者:"那時候真憨呀,進礦坑采礦礦上沒給我們發任何防護用品,連口罩都沒有。那時都是打‘干鉆’,風鉆一開,整個采礦面都是粉塵,迎面都看不見人。"因為是按量計酬,張衍進和其他工人都干得很起勁。放炮過后,不等煙塵散盡他們就沖進去背礦石。干完一個班從坑道里爬出來,一個個都是灰頭土臉的,摳摳鼻孔,里面都是像結石一樣的東西。

   2003年,小女兒降生,張衍進干得更起勁了。

   張衍進斷斷續續在豫靈鎮干了十幾年。他先后在十幾個金礦干過,其中最長的不到兩年,最短的只有三個月。

   今年3月,在兩個老板爭奪采礦權的糾紛中,張衍進被打傷,張衍進的老板出錢讓他去醫院看病。在陜西省潼關縣人民醫院(豫靈鎮位于河南靈寶和陜西潼關交界處),醫生給張衍進進行檢查后,意外發現他患有塵肺病。幾天后,張衍進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到靈寶市人民醫院復查,結果還是一樣。

   張衍進說,其實從2008年年初開始他就時常感到胸悶、氣短,但他卻不愿相信自己患上了塵肺病。張衍進說,他的許多工友都是這樣,不敢去醫院檢查,寧愿自欺欺人地相信自己沒事,生怕查出患塵肺病以后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

   4月21日,經人介紹,張衍進終于在妻子小愛的陪同下來到義煤集團總醫院治療。

   信息來源:工傷賠償標準網(責任編輯:小工) 

1526970210469262.png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閱讀

工傷賠償標準網(gszybw.com)

工傷就上工傷賠償標準網(www.3017631.live)你的賠償超乎你想象。            地址:中國-深圳          粵ICP備16027552號

聯系QQ:60433775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官方微信公眾號:gszybwcom                 微信:gszybxyz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