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站廣告聯系

工傷賠償標準網

13個勞動爭議請求,最高檢抗訴最高院審3年,好精彩!

來源:工傷賠償標準網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20-01-10
摘要:案號:(2016)最高法民再 187 號 抗訴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滕世惠。 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城口縣委員會辦公室。 滕世惠向重慶市城口縣人民法院起訴請求: 判令城口

案號:(2016)最高法民再187


抗訴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滕世惠。

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城口縣委員會辦公室。

 

滕世惠向重慶市城口縣人民法院起訴請求:

判令城口政協支付失業金17680元

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14292.5元

額外經濟補償金12780元

扣發工資500元

2011年5月工資710

加罰經濟補償金1512.5元

住房公積金30000元

未及時繳納住房公積金賠償金45000元

沒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60210元

雙倍工資的150%額外經濟補償

節假日加班工資33120元

買斷工齡補償金210000元

補交養老保險金。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2004年,城口政協因保潔工作需要,決定聘請滕世惠為保潔員,雙方于2004928日簽訂了《政協機關保安保潔人員聘用合同》(以下簡稱聘用合同)。約定:期限為2004年101日至2005930日。聘用合同到期后,滕世惠與城口政協于2007年39日續訂了勞動合同。此后一年簽訂一次勞動合同,于2008年324日、200931日、2010413日訂立了三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09年勞動合同到期日為201031日,到期后,城口政協未按時與滕世惠續訂勞動合同,后補簽。2010年勞動合同到期日為2011413日,約定每月工資500元、獎金100元,到期后,城口政協與滕世惠因辦理社會保險事宜未能達成協議,雙方沒有續訂勞動合同。城口政協于2011511日出具《終止和解除勞動合同證明書》,終止了其與滕世惠間的勞動關系。


滕世惠于2011年512日向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請。


仲裁委裁決城口政協支付滕世惠經濟補償金2921.27元、失業保險待遇6240元、并為滕世惠補繳20073月至20115月期間的養老保險費,對滕世惠其他請求未予支持。滕世惠不服仲裁裁決,提起本案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


滕世惠所提供2000年11日協議書,勞動者一方主體由肖仁清涂改為滕世惠,此涂改為滕世惠之夫肖仁清單方行為,該協議不能作為認定滕世惠與城口政協存在勞動關系的依據。滕世惠提供的聘用合同有城口政協蓋章,城口政協雖抗辯稱對聘用合同不知情,但沒有提供充分證據加以證明,對其主張不予采納。因此確定滕世惠與城口政協間勞動關系從2004101日起算。


滕世惠與城口政協2010年413日所簽勞動合同期限屆滿后,滕世惠仍在城口政協工作,城口政協未表示異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以下簡稱《勞動爭議案件法律解釋(一)》)第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應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城口政協于2011年511日出具了《終止和解除勞動合同證明書》,系城口政協終止勞動關系,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城口政協應當向滕世惠支付經濟補償金。


根據滕世惠與城口政協勞動合同約定,滕世惠在解除勞動關系前12個月的工資分別為:20105月至9月每月工資600元,201010月至20114月每月工資650元。20111月至4月滕世惠工資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710元,應按照當地最低工資標準710元計算,故確認滕世惠在勞動合同解除前12個月的平均工資為649.17[600元×5個月+650元×3個月+710元×4個月÷12]


《勞動合同法》于200811日起實行,此前并無勞動合同期滿終止需支付經濟補償的規定,故應從200811日起計算經濟補償的年限。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城口政協應支付經濟補償金額為2272.1元(649.17/月×3.5個月),城口政協同意按仲裁裁決支付經濟補償金2921.27元,不違反法律規定,予以確認。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加付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不符合《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五條規定,不予支持。


滕世惠所稱500元未發工資,是勞動合同到期前五個月考核獎勵工資,滕世惠工作未經考核,城口政協未予發放有正當理由。20115月尚未足月雙方產生勞動爭議,城口政協未向滕世惠支付該月工資,不屬拖欠勞動報酬,對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未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加付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城口政協明示同意支付滕世惠5個月獎勵工資和20115月份工資共計1210元,不違反法律規定,予以確認。滕世惠在城口政協從事保潔工作,其工作性質決定節假日期間不可能整天值班,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節假日加班工資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2000年11日至2004927日未簽訂勞動合同2倍工資的訴訟請求,因滕世惠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與城口政協間存在勞動關系,不予支持。2004年、2008年、2010年勞動合同期滿后,雖存在未按時續訂勞動合同的情況,但滕世惠仍然在城口政協工作,城口政協未表示異議,應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2004年、2008年、2010年勞動合同期限屆滿后,城口政協未按時續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的訴訟請求,不符合《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規定,不予支持。


城口政協未按規定參加失業保險,造成滕世惠不能享受失業保險待遇,根據《重慶市人民政府<關于印發重慶市失業保險條例實施辦法的通知>》(渝府發[2004]29號)第十三條規定,城口政協應比照滕世惠工作年限應享受失業保險金的120%予以賠償。城口縣屬重慶市三類地區,失業保險金發放標準為520/月,故確認城口政協賠償滕世惠失業待遇損失9360元(520/月×15個月×120%)。


住房公積金不屬于用人單位必須為勞動者繳納的費用,對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住房公積金和未及時繳納住房公積金賠償金的請求,不予支持。


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支付買斷工齡補償金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不予支持。


按照《社會保險費征收暫行條例》的相關規定,用人單位沒有為職工辦理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和失業保險登記并按時依法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行為屬社會保險征收中的違法行為,并不屬于用人單位與職工之間的爭議,應由社會保障部門進行處理。勞動者認為用人單位沒有依照法律規定為其辦理社會保險登記并按時依法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可以向當地勞動保障行政管理部門舉報和申訴,故對滕世惠要求由城口政協為其辦理基本養老保險的訴訟請求,不作處理。


判決:城口政協支付滕世惠經濟補償金2912.27元、獎勵工資500元、20115月份工資710元、失業保險賠償金9360元,在判決生效后30日內付清;


駁回滕世惠的其他訴訟請求。


滕世惠不服,向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原判,判令城口政協支付滕世惠以下費用:一、全額補繳2000年至今的社會養老保險金12萬元;二、下崗補償金21萬元或者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三、失業保險金12480元,失業期間醫療費報銷金5200元;四、因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14292.5元;五、住房公積金45000元;六、未簽訂勞動合同期間雙倍工資及額外經濟補償金共計90180元;七、節假日加班工資33120元;八、精神損失賠償金50000元。


二審法院認定事實:


另查明,2009年國慶及中秋節假日期間(2009101日至8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8天;2010年清明節假日期間(201043日至5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3天;2010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假日期間(201051日至3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3天;2010年端午節假日期間(2010614日至16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3天;2010年春節假日期間(2010213日至19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7天;2011年春節假日期間(2011129日至28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11天。以上值班期間共35天,其中法定節假日13天,其他為休息日。


二審法院認為,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為滕世惠全額補繳2000年至今的社會養老保險金12萬元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以下簡稱《勞動法》)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明確規定勞動者依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且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用。因此,城口政協應當依法為滕世惠繳納雙方在勞動關系存續期間的社會保險費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規定:“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但從本案查明的事實來看,滕世惠在本案中是要求城口政協為其全額補繳社會保險金,而非主張賠償損失,且城口政協也明確表示愿意為滕世惠補辦社會保險手續,因此滕世惠的此項上訴請求不予支持。滕世惠可自行與城口政協補辦社會保險手續或向當地勞動及社會保障部門申請補辦社會保險手續。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支付滕世惠下崗補償金21萬元,或者是否應與滕世惠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問題。滕世惠在一審期間并未提出要求與城口政協訂立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其在二審期間提出的主張不屬于二審案件審理范圍,故此項主張不予支持。對于21萬元下崗補償金,無法律明確規定,該訴訟請求也不予支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支付滕世惠失業保險金12480元及失業期間醫療費報銷金5200元的問題。城口政協未按規定給滕世惠參加失業保險,造成滕世惠不能享受失業保險待遇,應當比照滕世惠的工作年限應享受失業保險金的120%予以賠償。滕世惠主張自己在城口政協處已經工作10年以上,應當按照24個月的標準享受失業保險待遇的請求,與查明的客觀事實不符。滕世惠在城口政協的工作時間應從2004年起計算至2011年止,一審法院據此判令城口政協賠償滕世惠失業保險待遇損失9360元是正確的。滕世惠此項上訴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當支付因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補償金14292.5元的問題。滕世惠于2010413日與城口政協訂立為期一年的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期滿之后城口政協即與滕世惠終止了勞動關系,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之規定,城口政協應當支付滕世惠經濟補償。由于《勞動合同法》在實施之前,國家沒有關于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在期滿后終止的應當支付經濟補償的規定,所以對于滕世惠的經濟補償支付年限應當從2008年11日起計算,滕世惠在二審中主張從2000年起計算支付年限的上訴主張于法無據,不予采納。一審法院在查清本案事實的基礎上,依照城口政協自愿的原則,判令城口政協支付滕世惠經濟補償2921.27元并無不當,滕世惠此項上訴理由不予支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當支付滕世惠住房公積金45000元的問題。住房公積金不屬于用人單位必須為勞動者繳納的費用,對滕世惠此項上訴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支付滕世惠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期間的雙倍工資及支付額外經濟補償金共計90180元的問題。本案已經審理查明,在2009年31日所訂立的勞動合同關系屆滿之后,城口政協在2010413日又與滕世惠訂立第三次的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雖然有未訂立書面合同的情況,但持續時間并不長。且在此期間,雙方當事人的勞動關系一直處于延續狀態,對勞動者的權益沒有造成明顯損害。因此一審法院判決駁回滕世惠該項訴訟請求并無不當,滕世惠此項上訴理由不予支持。滕世惠主張的額外經濟補償金,其實質是《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五條所規定的賠償金。依照該規定,是否應當向勞動者加付賠償金,應由勞動行政部門行政管理決定,不屬于人民法院案件審理范疇,因此滕世惠該項上訴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向滕世惠支付節假日加班工資33120元的問題。二審已查明,滕世惠按照城口政協的要求總共值班35天。從本案雙方當事人訂立的勞動合同來看,合同中對于滕世惠的工作范圍有明確約定,要求滕世惠每天堅持打掃衛生并隨時堅持保潔。對于其具體的工作時間沒有明確的約定。所以城口政協在上述節假日中安排滕世惠值班的行為應當理解為是要求滕世惠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每天堅持打掃衛生,堅持保潔,并不屬于安排滕世惠在節假日進行加班。同時滕世惠也未能舉證證實雙方在勞動關系存續期間的其他節假日有加班的情形發生。因此,對于滕世惠的此項上訴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支付滕世惠及其家人精神損失賠償金50000元的問題。雙方當事人在勞動關系存續期間因勞動事宜發生的糾紛,不適用精神損害賠償規則,故此項上訴理由不予支持。滕世惠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二審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一)項之規定,于2012510日作出(2012)渝二中法民終字第386號民事判決: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滕世惠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請求:1.要求城口政協出示2000年協議書以及歷年工資表以確認存在勞動關系;2.要求城口政協完善社會養老保險等社會強制保險事宜;3.依法確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關系,城口政協依法作出賠償(賠償依據及標準與上訴請求一致),妥善解決滕世惠的就業問題。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731日作出(2013)渝高法民申字第00605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


再審法院認為,


關于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出示2000年協議書以及歷年工資表以確認存在勞動關系的問題。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滕世惠應當舉示證據證明存在勞動關系。滕世惠舉示了200011日簽訂的加蓋有城口政協公章的協議書,主張其自2000年至2003年與城口政協存在勞動關系,但滕世惠承認該協議書的乙方是肖仁清,將肖仁清涂改為滕世惠是經過城口政協同意的。而城口政協對此進行了否認,并舉示了多份證人證言以證明雙方形成勞動關系是從2007年才開始的。滕世惠在再審中要求城口政協出示2000年協議書以及歷年工資表以確認存在勞動關系的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完善社會養老保險等社會強制保險事宜的問題。根據《勞動法》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城口政協應當依法為滕世惠繳納雙方在勞動關系存續期間的社會保險費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規定:“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在本案中,滕世惠是起訴要求城口政協為其全額補繳社會保險金,而非主張賠償損失。且城口政協明確表示愿意為滕世惠補辦社會保險手續補繳社會保險費用,因此該項再審申請不予支持,滕世惠可自行與城口政協補辦社會保險手續補繳社會保險費用。


3.關于滕世惠要求依法確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關系,要求城口政協依法作出各項賠償,妥善解決就業的問題。


(1)關于滕世惠要求要么支付下崗補償金21萬元,要么履行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妥善解決就業問題的再審請求。現行法律并沒有支付下崗補償金的規定,故該項請求于法無據。滕世惠在提起訴訟時并沒有要求與城口政協確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其在再審審理期間提出的新主張不屬于再審案件審理范圍,故此項請求不予支持。


(2)關于滕世惠要求支付失業保險金12480元及失業期間醫療報銷金5200元的再審請求。城口政協未按規定給滕世惠參加失業保險,造成滕世惠不能享受失業保險待遇,根據《重慶市人民政府<關于印發重慶市失業保險條例實施辦法>的通知》(渝府發[2004]29號)第十三條規定應當比照滕世惠的工作年限應享受失業保險金的120%予以賠償。一、二審法院根據查明的事實,按照滕世惠從2004年至2011年在城口政協工作計算出應當支付的失業保險金9360元,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予以確認。其主張的醫療報銷金5200元于法無據,不予支持。


(3)關于滕世惠要求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的再審請求。由于《勞動合同法》在實施之前,國家沒有關于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在期滿后終止的應當支付經濟補償的規定,所以對于滕世惠的經濟補償支付年限應當從200811日起計算,一、二審法院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的規定,依照城口政協自愿的原則,判令其支付滕世惠經濟補償金2921.27元并無不當,予以確認。


(4)關于滕世惠要求支付住房公積金的再審請求。住房公積金不屬于勞動報酬,也不是法律強制要求用人單位繳納的社會保險種類,不屬于勞動爭議范疇,一、二審對此認定正確,予以確認。


(5)關于滕世惠要求支付精神損害賠償的再審請求。本案是勞動爭議而非侵權糾紛,不適用精神損害賠償規則,對此項請求不予支持。


(6)關于滕世惠要求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期間雙倍工資及額外經濟補償金90180元的再審請求。雖然城口政協在2010年413日與滕世惠訂立第三次勞動合同時超過了第二次合同期滿后一個月,但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二條之規定,只有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而不是上次合同期滿之日——起超過一個月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才應當支付二倍的工資。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在簽訂2010年413日的勞動合同前哪一日為滕世惠的用工之日,故滕世惠要求支付雙倍工資的請求不予支持。滕世惠請求的額外經濟補償金其實質是加付賠償金,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五條的規定,用人單位是否應當向勞動者加付賠償金,應由勞動行政管理部門決定,不屬于人民法院案件審理范疇,因此滕世惠要求支付加付賠償金的請求不予支持。


(7)關于滕世惠要求支付節假日加班工資33120元的再審請求。勞動合同中對于滕世惠的工作范圍是每天堅持打掃衛生,并隨時堅持保潔,對于其具體的工作時間沒有明確的約定。故滕世惠的工作性質實際上是不定時工作制,節假日中安排滕世惠值班屬于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勞動范圍,不應支付加班工資。原二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于2014年921日作出原判決:


維持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2)渝二中法民終字第386號民事判決。

 

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認為,原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確有錯誤,本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應當再審并依法改判。具體抗訴理由如下:


第一,原判決認定雙方勞動關系開始于2004年,缺乏證據證明。滕世惠提交的六份協議書中,簽于200011日的第一份首部和尾部手寫體“肖仁清”被劃掉改為“滕世惠”。滕世惠主張系經城口政協同意后改動,城口政協對此不予認可。根據雙方提交的證據,肖仁清在城口政協工作期間另有其他工作,此期間滕世惠也在城口政協從事與肖仁清相同的工作。但滕世惠是以家屬身份臨時幫助、頂替肖仁清工作,還是滕世惠獨立與城口政協建立了勞動關系,雙方各執一詞。滕世惠要求城口政協提供200011日簽訂的協議書、職工名冊檔案和工資表,城口政協未提供。其中,滕世惠要求提供協議書和職工名冊檔案的依據并不充分,因若雙方確實沒有在此時建立勞動關系,則并不存在該證據。至于工資表,在已有證據證明2004年以前或者是滕世惠或者是肖仁清與城口政協建立了勞動關系的情況下,此時只要城口政協提供當時制作的工資表,即可證明是誰與之建立了勞動關系,但城口政協未予提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民事訴訟證據規定》)第六條“在勞動爭議糾紛案件中,因用人單位······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勞動爭議的,由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和第七十五條“有證據證明一方當事人持有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對方當事人主張該證據的內容不利于證據持有人,可以推定該主張成立”的規定,依法應推定滕世惠的主張成立,即雙方之間的勞動關系開始于200011日。


第二,原判決認定勞動關系因合同期滿而終止并支付經濟補償金,適用法律錯誤。雙方都作出了勞動合同期滿繼續延續勞動關系的真實意思表示,城口政協提出通過勞務派遣或簽訂非全日制用工合同的方式解決,滕世惠亦同意勞務派遣。因雙方在協商養老保險事宜時對工作年限發生爭議,城口政協作出終止勞動關系的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以下簡稱《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在已經連續簽訂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連續工作滿十年的情況下,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在上述法定情形下,即使原合同期滿,只要勞動者提出或同意繼續訂立勞動合同且沒有主張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城口政協必須與滕世惠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同時,合同到期后,雙方勞動關系仍然延續存在。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的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的規定,城口政協應向滕世惠支付賠償金。根據《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用人單位違反勞動合同法的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支付了賠償金的,不再支付經濟補償。賠償金的計算年限自用工之日起計算”的規定,支付賠償金后,不需再支付經濟補償金。


第三,原判決認定城口政協無需支付加班費,適用法律錯誤。原判決以“勞動合同約定滕世惠的工作范圍是每天堅持打掃衛生,并隨時堅持保潔,對于其具體的工作時間沒有明確的約定,工作性質實際上是不定時工作制”為由不支持加班工資請求,但從勞動合同約定“白天不離人、晚上住宿單位、節假日晝夜值班”等內容看,實際是違法的標準工時制。即使是不定時工作制,根據《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六十七條“經批準實行不定時工作制的職工,不受勞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的日延長工作時間標準和月延長工作時間標準的限制,但用人單位應采用彈性工作時間等適當的工作和休息方式,確保職工的休息休假權利和生產、工作任務的完成”的規定,不定時工作制一是要經過批準,二是勞動者仍然有休息休假權。相對于標準工時制,不定時工作制只是在工作日加班和休息日上班不支付加班工資,僅支付正常工資,但無論是何種工時制,節假日上班都必須支付加班工資。


滕世惠稱,對抗訴意見無異議。再審請求支持其全部訴訟請求,并提出以下申訴理由:第一,滕世惠于2000年11日與城口政協簽訂勞動合同,有加蓋城口政協公章的勞動合同原件為證;同時,其配偶肖仁清的《城口縣全員勞動合同書》、重慶宸曦堂藥業有限公司《終止或解除勞動合同證明書》、重慶市城口縣帝輝物資有限公司《終止或解除勞動合同證明書》及《城口縣人事和勞動社會保障局解除勞動合同登記表》等證明肖仁清不可能與城口政協在2000年至2004年期間存在勞動關系。城口政協出示的崔萬友收據中明確記載崔某打掃大門前院壩公共區衛生,而滕世惠擔負的職責是政協領導、各科室衛生、夜間安全保衛、節假日值班、報刊分發、水電安全防護、會務保障及政協領導臨時交代的其他任務。崔某與本案并無關聯,且已經去世,收據與發票無法質證,不能作為證據使用。2004年至2010年的勞動合同城口政協承認其真實存在,而2004年、2007年的勞動合同均是肖仁清代簽,這兩份合同是在城口政協同意或默認的情況下簽訂的。因此,200011日勞動合同中“肖仁清”名字劃掉改為“滕世惠”,也是經城口政協同意的,當時城口政協領導人也對合同文本進行了親筆書寫修正。城口政協應當保存并向法庭出示雙方所簽合同、職工名冊以及向勞動行政部門備案登記等相應材料,然而其均拒絕提交。因此,應當認定200011日所簽勞動合同有效。


第二,滕世惠于2010年勞動合同到期后,要求城口政協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然而,城口政協辦公室領導為照顧其親戚,拒絕滕世惠依法提出的合理要求,不履行與滕世惠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法定義務,并強行違法解除雙方的勞動關系。這既不是雙方約定解除,也不符合法定解除條件,侵害了滕世惠的勞動就業權、平等就業權、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權。實際上,自201136日中午撞見原政協領導的不雅行為之后,滕世惠便被無理辭退了。原判決在以下方面適用法律錯誤:在勞動合同存續期間,城口政協無故不為滕世惠繳納相關保險金,原判決未判令其承擔保險費及損害賠償金;滕世惠履行與城口政協的勞動合同十多年,城口政協沒有依法向滕世惠支付休息日、法定節假日的勞動報酬,原判決未判令其承擔加班工資;城口政協違法解除其與滕世惠勞動合同,原判決未判令其支付賠償金等。滕世惠于2004年下崗,現已經通過應試到其他部門工作,希望再審支持其各項訴訟請求。


城口政協辯稱,關于其與滕世惠建立勞動合同時間問題,城口政協已經在歷次庭審中提交了相應證據,完成了舉證義務。《民事訴訟證據規定》第六條在于表明,如果用人單位做出了對勞動者工作年限的決定,應當舉出證據。而本案中城口政協并沒有對滕世惠工作年限作出決定,不應適用該規定,本案應當適用“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滕世惠提交的200011日勞動合同不是原件,而是滕世惠涂改之后的文本,雖然上面加蓋了城口政協的公章,但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在20001-200112月,城口政協為了打掃衛生,聘請了另外一名工作人員崔某從事相關工作,沒有與滕世惠形成勞動關系。當時的城口政協還不需要一個工人每天打掃各間辦公室,也沒有采取規范的合同用工形式。實際上,崔某也未與城口政協簽訂勞動合同,其工資都是通過勞務發票支付。當時公章管理不嚴格,2000年和2004年的勞動合同如何產生,城口政協確實不清楚。城口政協并不認可2004年勞動合同的真實性,但該合同符合證據屬性,原判決認定本案以2004年作為滕世惠與城口政協勞動關系開始的時間,城口政協不再反駁。雖然當時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寫明實行24小時值班制,但事實上滕世惠在城口政協主要從事保潔工作,每天工作量不足3小時,周末、節假日滕世惠也只是到城口政協例行巡查一遍,不存在24小時晝夜值班的事實。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城口政協可以與滕世惠協商簽訂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連續幾次簽訂了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后,因勞動期限屆滿而于2011年511日終止,符合相關法律規定。滕世惠在第一次起訴時主張了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表示其同意解除勞動合同,且沒有要求支付賠償金,也沒有要求與城口政協續簽勞動合同。城口政協與滕世惠之間屬于不定時工作制,雖然相關法律規定需要經過審批,但根據實際工作情況和發展趨勢,有些地區已經取消了審批制度。所以,滕世惠要求加班費的請求不應得到支持。滕世惠原訴訟請求中并不包含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內容。城口政協已經全部履行了一審判決,只是滕世惠未到法院領取。關于“五險一金”問題,城口政協現在仍然承諾為其補繳,只是滕世惠不配合導致無法補辦。因此,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理由和滕世惠申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圍繞當事人的再審請求,本院對有爭議的證據和事實認定如下:城口政協在本院再審庭審中,提交了2000年-2001年間崔萬友向城口政協開具的收據復印件十三份和城口政協開出的發票復印件十一份作為新證據,并當庭提交了原件以供質證,用以證明在此期間城口政協雇用崔某從事單位保潔工作,不可能再與滕世惠存在勞動合同關系。滕世惠當庭質證認為,原件與復印件相符,對內容也無異議,但崔某已經去世,且上述收據和發票均不能證明城口政協與滕世惠在此期間不存在勞動關系。因崔萬友本人未出庭作證,且收據和發票載明的內容與滕世惠無關,故本院對于上述收據和發票在本案中不作為證據使用。對于滕世惠與城口政協之間勞動關系開始于2004年還是2000年的事實問題,本院將在后面加以分析認定。原判決認定的其他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審意見來了!


本院認為,關于滕世惠與城口政協之間的勞動關系何時開始的問題。滕世惠主張雙方勞動關系開始于2000年,依據是其提交的200011日協議書。該協議書雖然加蓋城口政協印章,但在開頭部分,甲方處為打印的“城口政協”,乙方處為手寫然后被劃掉的“肖仁清”,然后在被劃掉的“肖仁清”后面是手寫的“滕世惠”;在該協議書的結尾部分,甲方處為城口政協公章和城口政協簽字人的簽字,乙方處為手寫然后被劃掉的“肖仁清”,然后在被劃掉的“肖仁清”后面是手寫的“滕世惠”。滕世惠主張劃掉后進行簽名變更是經過城口政協同意之后所為,但并沒有證據證明。因此,該協議書不足以證明是城口政協與滕世惠簽訂的勞動合同,也不能證明雙方從2000年起就存在勞動關系。在本案中,尚無證據證明城口政協持有不利于其主張的協議書、職工名冊檔案和工資表而拒不提供,因此,并不能依照《民事訴訟證據規定》第六條和第七十五條的規定,推定滕世惠與城口政協之間的勞動關系開始于200011日。城口政協雖然在原審時提交了多份證人證言以證明其與滕世惠之間的勞動關系是從2007年才開始的,但鑒于城口政協與證人之間的利害關系,原審法院也并未采信該多份證人證言,而是依照滕世惠與城口政協于2004年簽訂的聘用合同約定的內容,認定雙方之間勞動關系開始于2004101日,并不缺乏證據證明,是正確的,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原判決判令城口政協向滕世惠支付經濟補償金是否適用法律錯誤,本案是否應當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向滕世惠支付賠償金的問題。《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的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滕世惠認為本案應當適用該條規定判令城口政協支付賠償金的理由,是城口政協違反了《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沒有與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可以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有下列情形之一,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的,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一)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的;(二)用人單位初次實行勞動合同制度或者國有企業改制重新訂立勞動合同時,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且距法定退休年齡不足十年的;(三)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且勞動者沒有本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情形,續訂勞動合同的。”根據該條規定,除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外,有所列三種情形之一的,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在本案中,在2010413日簽訂的勞動合同期限屆滿之后,城口政協與滕世惠并未就簽訂勞動合同一事協商一致,因滕世惠在城口政協連續工作未滿十年,因此不符合該條款第一項和第二項規定的情形。而在2008年、2009年和2010年,滕世惠與城口政協簽訂的均是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沒有證據證明城口政協與滕世惠在2010413日勞動合同期限屆滿之后就新合同是否屬于固定期限發生分歧。而且,直到本案一審過程中,滕世惠也沒有提出與城口政協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主張。因此,滕世惠與城口政協是在以前歷次簽訂的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到期后,因勞動合同期限之外的內容未達成一致而導致勞動關系終止,沒有證據證明城口政協存在著“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的情形,故本案不應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向滕世惠支付賠償金。原判決依照《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的規定,并結合一方當事人自愿的原則,判令城口政協向滕世惠支付2921.27元經濟補償金,不存在適用法律錯誤的問題,本院予以維持。


關于城口政協是否應當向滕世惠支付加班費的問題。雖然滕世惠與城口政協于2004年聘用合同中存在“白天不離人、晚上住宿單位、節假日晝夜值班”的內容,但在實際履行過程中和此后簽訂的勞動合同中,均沒有要求滕世惠完全按照此約定進行工作,雙方實際履行的是不定時工作制。2009年國慶節及中秋節假日期間(2009101日至8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8天,當時月工資為550元;2010年春節假日期間(2010213日至19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7天,當時月工資為550元;2010年清明節假日期間(201043日至5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3天,當時月工資為600元;2010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假日期間(201051日至3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3天,當時月工資為600元;2010年端午節假日期間(2010614日至16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3天,當時月工資為600元;2011年春節假日期間(2011129日至28日),城口政協安排滕世惠值班11天,當時月工資應為710元。以上值班期間共35天,其中法定節假日13天,其他為休息日。《勞動法》第四十四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按照下列標準支付高于勞動者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的工資報酬:(一)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二)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勞動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勞動者在法定休假日和婚喪假期間以及依法參加社會活動期間,用人單位應當依法支付工資。”《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職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時間和工資折算問題的通知》(勞社部發[2008]3)第二條規定:按照《勞動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法定節假日用人單位應當依法支付工資,即折算日工資、小時工資時不剔除國家規定的11天法定節假日。據此,日工資、小時工資的折算為:日工資:月工資收入÷月計薪天數;小時工資:月工資收入÷(月計薪天數×8小時)。月計薪天數=(365-104天)÷12月=21.75天。”根據上述規定和本案相關事實,城口政協應當支付滕世惠加班工資2331[計算依據為:550÷21.75×7×3+550÷21.75×8×2+600÷21.75×3×3+600÷21.75×6×2+710÷21.75×3×3+710÷21.75×8×2)后取整數,即531+405+248+331+294+522=2331]原判決不支持滕世惠關于加班費的訴訟請求,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關于滕世惠提出的其他各項再審請求,


1.城口政協在勞動關系存續期間并未根據《勞動法》相關規定為滕世惠繳納社會保險費用,滕世惠可以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的規定,在不能補辦時要求城口政協賠償損失。但在本案中,滕世惠是起訴要求城口政協為其全額補繳社會保險金,而非主張賠償損失,且城口政協明確表示愿意為滕世惠補辦社會保險手續補繳社會保險費用,因此,原判決不支持滕世惠該項請求,認為滕世惠可自行與城口政協補辦社會保險手續補繳社會保險費用,是正確的。


2.滕世惠要求要么支付下崗補償金21萬元,要么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妥善解決就業問題。但是,其支付下崗補償金的請求沒有法律依據;滕世惠在起訴時并未提出與城口政協確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訴訟請求,其在二審、再審審理期間提出的新主張不屬于審理范圍,因此,原判決對此項請求不予支持,是正確的。


3.滕世惠要求支付失業保險金12480元及失業期間醫療報銷金5200元,城口政協確實未給滕世惠參加失業保險,造成其不能享受失業保險待遇,原判決根據當地《重慶市人民政府<關于印發重慶市失業保險條例實施辦法>的通知》的相關規定,按照滕世惠的工作年限應享受失業保險金120%的標準,判令賠償滕世惠9360元,是正確的。


4.滕世惠要求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原判決根據《勞動合同法》實施日期及相關規定,結合城口政協自愿情況,從200811日起計算,判令城口政協支付滕世惠經濟補償金2921.27元,并無不當。


5.住房公積金并非勞動報酬,也不屬于法律強制要求用人單位繳納的社會保險種類,故原判決駁回滕世惠要求支付住房公積金的訴訟請求,是正確的。


6.滕世惠在勞動爭議中要求精神損害賠償,缺乏法律依據,原判決不予支持,是正確的。


7.滕世惠要求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期間雙倍工資及額外經濟補償金90180元,雖然城口政協在2010413日與滕世惠訂立第三次勞動合同時超過了第二次合同期滿后一個月,但依照《勞動爭議案件法律解釋(一)》第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應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故原判決不支持滕世惠要求支付雙倍工資的請求,并無不當。滕世惠請求的額外經濟補償金其實質是加付賠償金,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五條的規定,用人單位是否應當向勞動者加付賠償金,應由勞動行政管理部門決定,不屬于人民法院案件審理范疇,因此,原判決不支持滕世惠要求支付加付賠償金的請求,是正確的。對于滕世惠提出的其他訴訟請求,原判決不予支持,也具有充分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原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理由部分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2013)渝高法民提字第237號民事判決,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2)渝二中法民終字第386號民事判決,重慶市城口縣人民法院(2011)城法民初字第00660號民事判決第二項;

二、維持重慶市城口縣人民法院(2011)城法民初字第00660號民事判決第一項;

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城口縣委員會辦公室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支付滕世惠加班工資2331元;

四、駁回滕世惠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1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城口縣委員會辦公室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1526970210469262.png

責任編輯:admin

工傷賠償標準網(gszybw.com)

工傷就上工傷賠償標準網(www.3017631.live)你的賠償超乎你想象。            地址:中國-深圳          粵ICP備16027552號

聯系QQ:60433775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官方微信公眾號:gszybwcom                 微信:gszybxyz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结果 新浪英超直播 靠谱的网上赚钱 香港三中三的玩法说明 免费资料一起中奖 燕赵风采河北20选五 乐禧白城麻将房间卡 黔友贵州麻将 彩票之家的快速赛车 福建快3推荐号 武汉麻将技巧 4887管家婆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江苏11选5玩法秘籍 卖程序麻将机构成什么罪 新快赢481直选复式 nba回放 微乐家乡麻将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