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站廣告聯系

工傷賠償標準網

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等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北京法院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7-04-22
摘要: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京02民終539號 上訴人(原審互為原、被告):陸燕,女,1972年6月12日出生,漢族,農民,住上海市崇明縣港沿鎮富強村富東583號。 委托訴訟代理人: 某 某 某 上訴人(原審互為原、被告):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住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京02民終539號

上訴人(原審互為原、被告):陸燕,女,1972年6月12日出生,漢族,農民,住上海市崇明縣港沿鎮富強村富東583號。

委托訴訟代理人: 某 某 某

上訴人(原審互為原、被告):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密云縣密云鎮大唐莊村。

法定代表人: 某 某 某

委托訴訟代理人: 某 某 某

上訴人陸燕、上訴人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赤尾公司)因勞動爭議一案,均不服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2016)京0111民初962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陸燕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六項,改判赤尾公司向我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事實和理由:我先于2016年4月20日申請勞動爭議仲裁要求解除勞動合同,而赤尾公司于2016年5月12日向我發出上班通知系“事后行為”,不應將赤尾公司發出的上班通知作為認定雙方勞動合同解除的證據使用;陸燕曾多次就停工留薪期工資問題與赤尾公司溝通,赤尾公司只同意發放最低工資,這才導致陸燕申請勞動爭議仲裁,停工留薪期的工資由用人單位按月、及時、足額發放是法律規定,無需陸燕提交證據證實其向赤尾公司主張該權利;陸燕在赤尾公司工作了15年,赤尾公司僅為陸燕繳納了2013年6月至2016年6月的社會保險,影響陸燕的切身利益,一審僅憑赤尾公司為陸燕繳納了近三年的社會保險為由,認為不屬于支付經濟補償金的法定情形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赤尾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二、三、四、五項,改判我公司無需向陸燕支付未繳納養老保險補償金14 306.76元、未繳納失業保險一次性生活補助8622元、2015年2月24日至2015年8月23日停工留薪期工資23 268元、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9 389元。事實和理由:陸燕于2016年4月提出仲裁申請要求我公司支付2001年6月至2011年6月期間的社會保險補償金,已經超過申請勞動爭議仲裁的一年時效期間,且一審對于社會保險補償金計算有誤;陸燕是自己主動辭職,我公司也無需向其支付失業一次性生活補助及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陸燕工傷停工留薪期尚未最終確定,我公司僅暫緩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一審法院認定陸燕停工留薪期為6個月,缺乏事實依據。

赤尾公司辯稱,陸燕工傷停工留薪期尚未最終確定,我公司暫未支付其停工留薪期工資,且陸燕是自己主動辭職,故我公司無需向陸燕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

陸燕辯稱,赤尾公司未依法為我繳納社會保險,且在我提出解除勞動合同時,我的工傷、傷殘等級及工傷醫療期均已經確定,赤尾公司應依法向我支付未繳納社會保險補償和相關工傷待遇。

陸燕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除同意勞動爭議仲裁的各項裁決內容外,要求赤尾公司支付2001年6月4日至2011年6月30日期間未為我繳納社會保險補償96 800元。

赤尾公司向一審法院請求:1.無需支付陸燕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9 389元;2.無需支付陸燕2015年2月24日至2015年8月23日停工留薪期工資23 268元;3.無需支付陸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52 140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01年6月4日,陸燕入職赤尾公司工作。2011年7月1日,雙方簽訂了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陸燕系外阜農業戶籍人員,赤尾公司為陸燕繳納了部分工作時段的社會保險。2015年2月24日,陸燕下班時從樓梯滑倒摔下,造成右外踝骨折、右足舟骨骨折。此后,陸燕停止工作休息。其間,北京市密云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于2015年4月23日作出陸燕所受傷害為工傷的認定。2015年9月1日,陸燕返回赤尾公司上班。2015年11月9日,北京市密云縣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出鑒定、確認陸燕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拾級。2015年12月,經工傷保險核定已支付陸燕一次性傷殘補助金。

2016年4月20日,陸燕申請勞動爭議仲裁,要求確認赤尾公司與其自2001年6月4日至2016年4月19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要求赤尾公司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停工留薪期工資、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就業補助金、社會保險補償等。2016年7月1日,北京市房山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京房勞人仲字[2016]第1677號裁決書,裁決:一、赤尾公司與陸燕于2001年6月4日至2016年4月19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二、赤尾公司支付陸燕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9 389元;三、赤尾公司支付陸燕2015年2月24日至2015年8月23日停工留薪期工資23 268元;四、赤尾公司支付陸燕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52 140元;五、駁回陸燕的其他仲裁請求。赤尾公司、陸燕均不服該仲裁裁決,分別提起訴訟。

訴訟中,雙方均認可陸燕的月工資為3476元及赤尾公司已支付陸燕受傷前后上班期間的工資,尚未支付陸燕2015年2月至2015年8月未上班期間的工資。陸燕就2015年2月24日至8月23日期間出具了就醫醫院于2015年7月28日為其補開的《休假證明書》。陸燕提交的《北京市社會保險個人權益記錄》顯示:赤尾公司為陸燕繳納了2010年1個月、2013年6月-2016年6月期間的養老保險;2003年9個月、2004年3個月和2013年6月-2016年6月期間的失業保險;2003年4月-2004年3月、2006年1月-2016年6月期間的工傷保險等。

關于陸燕離職原因,陸燕主張因赤尾公司未為其繳納2001年6月至2011年6月期間的社會保險、未支付其停工留薪期期間工資,其于2016年4月20日申請勞動爭議仲裁要求解除與赤尾公司的勞動合同。赤尾公司提交《通知》及EMS快遞單,并據此主張陸燕未按通知要求時間上班系單方離職。《通知》內容為“陸燕:鑒于您從2016年4月20日一直未到公司工作,現公司正式書面通知您于2016年5月16日前到公司人事部報到上班,逾期未來報到上班,視同您單方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辭職),公司將于2016年5月16日開始停止繳納保險,并請您將本人保險關系轉出。2016年5月12日”。陸燕稱未收到上述《通知》,亦不認可《通知》的真實性。

以上事實,有雙方當事人陳述、勞動合同書、戶口本、工傷證、認定工傷決定書、勞動能力鑒定確認結論通知書、工傷職工待遇核準表、《北京市社會保險個人權益記錄》、《通知》及EMS快遞單、仲裁裁決書等證據在案佐證。

一審法院認為:對于2001年6月4日至2016年4月19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雙方均無異議,對此予以確認。陸燕于2001年6月入職赤尾公司,赤尾公司未為陸燕繳納2001年6月至2009年12月、2010年2月至2011年6月期間的養老保險,故應支付陸燕上述期間養老保險補償金14 306.76元。2001年6月至2011年6月期間,赤尾公司僅為陸燕繳納了12個月的失業保險,故應支付陸燕一次性生活補助8622元。陸燕要求赤尾公司支付未繳納養老保險補償金、失業保險補償金訴訟請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

陸燕于2015年2月24日在赤尾公司工作期間所受傷害被認定為工傷,且經北京市密云縣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確認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拾級。陸燕于2016年4月20日提出與赤尾公司解除勞動關系。根據工傷保險條例規定,工傷職工本人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的,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鑒于仲裁裁決的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不高于法定標準,且陸燕對此不持異議,故予以確認。故赤尾公司要求無需支付陸燕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不予支持,陸燕工傷停工留薪期為2015年2月24日至2015年8月23日。鑒于仲裁裁決的停工留薪期工資不高于法定標準,且陸燕對此不持異議,故予以確認。赤尾公司要求無需支付陸燕停工留薪期工資23 268元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不予支持。

關于離職原因,赤尾公司與陸燕各執一詞,赤尾公司主張陸燕系個人離職;陸燕主張系因赤尾公司未支付其停工留薪期工資,亦未為其繳納2001年6月至2011年6月期間的社會保險,故其于2016年4月20日后未再至赤尾公司上班。但根據查明的事實,2015年2月24日至2015年8月23日為陸燕的停工留薪期,之后陸燕于2015年9月至2016年4月期間在赤尾公司正常工作,赤尾公司已按時足額支付陸燕2015年9月至2016年4月期間的工資,且2013年6月至2016年6月,赤尾公司均為陸燕繳納了社會保險,陸燕亦未提交充分有效證據證明其曾就停工留薪期工資向赤尾公司主張權利,故陸燕以赤尾公司未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未繳納社會保險為由,要求與赤尾公司解除勞動關系,不屬于勞動者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用人單位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的法定情形。據此,對赤尾公司要求無需支付陸燕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一審法院判決:一、確認陸燕與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于2001年6月4日至2016年4月19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二、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支付陸燕2001年6月至2009年12月、2010年2月至2011年6月期間未繳納養老保險補償金14 306.76元;三、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支付陸燕2001年6月至2003年3月、2004年4月至2011年6月期間未繳納失業保險一次性生活補助8622元;四、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支付陸燕2015年2月24日至2015年8月23日停工留薪期工資23 268元;五、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支付陸燕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19 389元;六、駁回陸燕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二審中,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證據,本院對一審查明的相關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赤尾公司與陸燕簽訂有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明確了雙方之間的勞動權利義務。赤尾公司未為陸燕繳納2011年7月之前工作時段的養老、失業社會保險,故陸燕在雙方勞動關系解除時向赤尾公司主張該期間的未繳納養老、失業保險的經濟補償金和一次性生活補助費,理由正當,應予支持。赤尾公司以陸燕該項請求超過仲裁申請時效期間及社會保險補償金計算有誤為由不同意給付該款項,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陸燕因工傷暫停工作接受醫療,并出具了就醫醫院開具的6個月的休假證明,經鑒定、確認陸燕工傷已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拾級,且陸燕本人提出解除勞動合同,故陸燕要求赤尾公司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及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符合有關工傷保險法規的規定,應予支持。赤尾公司以陸燕系主動辭職及一審認定陸燕工傷停工留薪期為六個月缺乏依據之主張,作為不同意向陸燕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的抗辯,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

赤尾公司已及時足額支付陸燕正常上班期間的勞動報酬,并依法為陸燕繳納了社會保險,有關赤尾公司尚未支付陸燕工傷的停工留薪期待遇事項及為陸燕繳納社會保險時段缺失,陸燕應依法主張相應權利,但陸燕以此為由提出解除雙方之間勞動合同,不符合勞動者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金的法定情形,一審法院對陸燕要求赤尾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的請求未予支持,并無不當。

綜上所述,陸燕、赤尾公司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0元,由北京赤尾時裝有限公司、陸燕各負擔10元(均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某 某 某
審  判  員   某 某 某
審  判  員   龐 妍

二○一七年四月十七日

書  記  員   某 某 某


======================================
聲明:工傷賠償標準網收錄的裁判文書均來
自各地法院官方網站公開信息,本站裁判文
書欄目不會接受任何個人或企業提供的裁判
文書。如您認為內容涉及個人或企業隱私,
要求修改或刪除的,
請將網址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在十五日內和您聯系妥善處理。
工傷就上工傷賠償標準網(www.3017631.live)
你的賠償超乎你想象。
======================================

1526970210469262.png

責任編輯:admin

工傷賠償標準網(gszybw.com)

工傷就上工傷賠償標準網(www.3017631.live)你的賠償超乎你想象。            地址:中國-深圳          粵ICP備16027552號

聯系QQ:60433775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官方微信公眾號:gszybwcom                 微信:gszybxyz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结果